💚★★【备用网址kaiyunbet.cc】www.kaiyun.com_kaiyun.com_官网主页【女子总爱在情爱一事上动脑筋,男子喜好在江山一事上花心思】【人情世情,最难讲理】

之所以称其为洛克菲勒之后最成功的石油公司总裁,主要因为没人能像他一样,令一家保守行业的超级公司股息连续21年不断攀升、并成为世界上最赚钱的机器

“不要给我打电线月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Exxon Mobil Corp.亦称埃克森公司)的年度财报发布会结束后 ,该公司总裁兼CEO李·雷蒙德(Lee Raymond)对紧跟其后的记者们这样说——还是那副讲究礼节、不苟言笑、喜欢把手插在口袋里的老样子。

这次会议上,李·雷蒙德像往年一样交出一份喜报:2003财年上半年的利润超过110亿美元,高于2002年的75亿美元;在全年总收入2467亿美元的基础上,利润达到了215亿美元,而现金储备则超过130亿美元。尽管各种复杂因素使去年油气价格居高不下,但丝毫没影响埃克森成为2003年度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

事实上,李·雷蒙德执掌公司的10年间,埃克森就从来没停止过高速增长,股价远远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把竞争对手雪佛龙·德士古(ChevronTexaco Corp.)和壳牌(Royal Dutch/Shell Group.)甩在后边,是Fortune500强中的绝对领先者。

2002年,埃克森的资本回报率达到十年以来的最高值14.7%,这是一个衡量公司收益率的关键指标,所罗门兄弟的分析师保罗·汀(Paul Ting)说,“这种回报率是其他公司数年来一直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

在李·雷蒙德的时代,埃克森美孚稳固了它在能源行业傲视群雄的地位:全世界私人拥有油气储备最多的公司、最大的炼油商、最大的私人天然气供应商,钻取的石油比科威特还要多。

这些业绩足以让股东们怀念这位伟大的CEO,但批评者是不会想念他的:这个傲慢的石油商从不讳言自己对全球变暖与矿物燃料使用之间关联度的反对态度,当问及可再生能源的可行性时,他吼道“那完全是浪费金钱”!为此,他的公司不止一次遭到激进组织的强烈——这与BP、壳牌拼命创造良好公司形象形成天壤之别。

李·雷蒙德对埃克森美孚的想法十分坚定,丝毫不受舆论干扰:“我们不会为了成长而成长,一切都基于我们相信自己正在为股东创造长期价值。”

几个月前,李·雷蒙德过完了他的65岁生日,到了公司规定的高层退休年龄。其实,2001年,公司董事会延长了他的任期,以使他培养接班人,这项工作曾因1999年收购美孚公司而被耽搁,那次价值810亿美元的交易是工业史上的最大合并。

“对我来说,一直呆在这儿并不合适,对这里的其他人也是不合适的。”李·雷蒙德说。当他离开埃克森美孚的时候,数不尽的荣誉在等着他——因为他有着一个“埃克森先生”的传奇职业生涯。

每天下午一点左右,你都能在洛克菲勒宫看到李·雷蒙德和该公司其他三位高层。位于德州达拉斯的洛克菲勒宫是石业达官显贵们的聚会场所,洛克菲勒曾在此单独用餐。这里只放置了一张餐桌,4把餐椅,不久以后,这里的一个位子将空出来。

持有公司股票的股东们表达了他们对李·雷蒙德时代即将结束的看法:“现在的情况就好像乔丹离开芝加哥公牛队一样”。一位埃克森公司的股东在去年达拉斯举行的公司年会上宣称,雷蒙德与他获得的2600万美元年薪并不相配,他应该得到更多的收入,因为公司的股息已经连续21年不断增长。

虽然已经为埃克森公司鞠躬尽瘁了40年,但却没有多少渠道能让人有机会了解这个铁路工程师的儿子。他是否已婚、共有几名家庭成员、工作以外的业余生活是什么——由于这些问题连平时接触最多的同事都闻所未闻,因此相当于被禁止的线年出任CEO以来,雷蒙德的个人生活也从未进入公众目光,雷蒙德以巧妙的频率出现在与公司业务相关的公开场合。

尽管如此,雷蒙德是工业史上绝顶聪明的CEO之一,华尔街到处流传着这句源自摩根斯坦利的判断。“我很难忍受愚蠢的人”——这是雷蒙德对该评价的解释。

李·雷蒙德1963年获得明尼苏达大学的化学工程博士,是公司唯一位拥有博士学位的CEO,他的智商常人难以想象,曾经和他共事过的同事如此评价。

这一点最集中地表现在对成本的控制力上。1977年,还不是CEO的李·雷蒙德削减了公司在阿鲁巴加勒比海上的炼油厂的成本,并说服委内瑞拉提供当时工厂急需的重油,两年后,炼油厂从每月损失1000万转为盈利250万。

1980年代早期,雷蒙德坐上埃克森二把手的位置,以削减成本为己任。当时,主要负责公司的多元化业务,从太阳能到计算机合成电路,“这里不存在盈利指标”,雷蒙德最终全部关闭或卖掉了所有的企业。

当竞争对手将注意力集中在全球扩张的时候,埃克森却将实现利润放在首位,集中降低生产每桶油的成本就变得非常重要了;在人力资源成本上,雷蒙德曾创下1991年标准石油公司破产以来的最低值,79000人的员工总数;另外,石油生产、运输和销售环节的成本也被节省下来;公司的运营成本能在五年内平均每年降低13亿,相当于同期菲利浦斯石油公司16年来的总和。“埃克森是非常吝啬的,他们从来不乱花钱,而其它公司经常这样做”,莱曼兄弟的分析师William Randol说。

1999年,对于美孚的并购让埃克森比离它最近的对手雪佛龙·德士古大出两倍。在这种情况下,雷蒙德将他削减成本的能力运用到极致:原油成本从1980年代的每桶4美元下降到64美分,公司内部成本因此削减了46亿美元——总体下来挤出70亿美元。

此举是雷蒙德十年任期中的辉煌时刻——“这是埃克森的美好时光,也将是埃克森美孚的更美好的时刻”,雷蒙德说。

对于所从事的能源业,雷蒙德始终抱着一种朴实的想法:用可能的最少的钱来生产每桶石油是最为重要的。在他的领导下,埃克森美孚一直将注意力集中在三件事情上:技术含量、管理资源和金融资源,每件都以成本的最小化为目的。

没有人对这家能源巨人的了解能达到雷蒙德那样的程度:在几分钟内评估各种复杂问题并快速做出决断,“雷蒙德不需要任何支持”,副总裁雷·纳斯比特(Ray Nesbitt)说,“他做决策时非常武断”,这真不像他的前任把脚放在桌子上的那种随和作风。

但从来没有人怀疑过雷蒙德的判断力,他谨慎、细致的经营理念让合作者佩服有加。1980年代,当伊朗禁止原油出口而导致油价上涨时,埃克森的竞争对手如阿莫科、德士古投入大量的金钱进行扩张,而埃克森却改变花大价钱租油田的方式,开始回购自己的股票,当埃克森的股票上涨时,竞争对手却因盲目的扩张计划而损失了数十亿美元。[—分页标志符—]

并购美孚后,雷蒙德宣布公司进入“内部增长模式”。这是自1970年代以来,埃克森公司首次大幅增加石油和天然气产量——花费数百亿美元的风险投资开发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和非洲的石油天然气。

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如果在以前,这个计划决不会被埃克森严格的风险测评通过。原因是技术的进步使那些地方开采油田的成本更低,而更稳定的政治环境也增加了埃克森的信心。

雷蒙德的计划是埃克森要在2005年实现年均3%的生产增长,以弥补世界石油市场价格下降带来的风险。一方面,3%产量增长意味着产量要提高8%(通常情况下一个普通油田的产量将以平均每年5%的速度在递减);另一方面,利润增长非常依赖价格,虽然作为全球最大的石油公司,埃克森的日产量只占全球产量的5.6%,他仍然无法左右世界石油市场价格——埃克森需要用扩张来预示自己的石油价格不会下跌。

虽然这些海外工程伴随巨大风险,但埃克森仍受益匪浅。公司在俄罗斯和前苏联其他地区的项目,可以达到每天25000桶原油的最高值,足够供应美国科罗拉多州的需求。2002年,埃克森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产量达到了16亿桶,而公司的整体储备也增长了1.3%,每桶油成本已经降至61美分,创造了公司有史以来的最低成本。

大规模的并购似乎难以躲避反垄断部门亮起的红灯,雷蒙德找到了办法。德国的一家机构曾经阻止埃克森购买英国石油和壳牌的加油站,但并不在意上游产业,如天然气和石油,雷蒙德的经验是:“如果你要买东西,最好夹杂些上游的东西”,那样,炼油厂和加油站也可以轻松被卖掉。

另外,雷蒙德希望技术革新能够带领埃克森实现跳越。被称为AGC-21是埃克森的重大发明,几乎消耗了埃克森的所有研究精力,该项技术将天然气变成中级蒸馏液体,再加上水蒸气、氧气和一些催化剂,三道程序过后,埃克森的每桶液化气价格将达到20美元。

平时沉默寡言的雷蒙德对此显示了罕见的兴奋,“这对工业将会产生重大的影响”。因为埃克森拥有巨大的天然气储量,这些天然气因为成本过高而未被开发,通常需要昂贵的运输管道,而通过AGC-21,天然气可以转变成液体从而便宜地被运输。

一位头面人物匆匆坐上豪华轿车开往预定地点:在一幢类似城堡的建筑前,卫兵引领他进入电梯;电梯门打开,穿过一系列门厅进入一间办公室,一位66岁的老人正等着他,头上悬着一幅猛虎的图像。

来访者拼命挤出笑容试图缓和气氛,跟往常一样,老人礼貌但威严,看上去颇为傲慢。这正是傲慢的雷蒙德。

这种倨傲的态度影响了他与公众的沟通。在1989年,埃克森所属的油轮在阿拉斯加海岸造成了大面积的原油泄露,由于雷蒙德拒绝交纳罚款,他遭到了人权和环境组织的横眉冷对,批评者要求埃克森作出努力以确保投资能够改善普通民众的生活。

这使得他看起来对利益抱有很绝对的观念。“让我看到钱”,当其他公司建立氢燃料部门时,雷蒙德向他的建议者吼道。其实,从1980年代以来,埃克森曾经投资10亿美元从事可替代能源的研究,目前也正携手通用、丰田研究动力电池的可能性,因无法给股东带来投资回报,雷蒙德将该计划无限期延迟。

对于氢气的燃料电池,这是连布什都称赞的事情,考虑到埃克森深受白宫的宠爱,雷蒙德尽量用一种“缓和”的语调应对说:“简直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在纽约的一次投资者会议上,他表示,埃克森绝对不会投资低于回报的项目,衡量资本生产力的最佳方式就是衡量投资回报率。尽管氢能源得到了布什政府的鼓励,但是目前对埃克森而言,这种能源还缺少经济上的驱动力,难以吸引埃克森进行投资。

对手们将雷蒙德描述成一只恐龙,但他对于对手们获得的道德优势视而不见(英国石油公司以超越石油为口号赢得公司形象的胜利)他依旧固执已见。虽然拥有布什政府和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但在欧洲,李·雷蒙德这个名字已经被看作是魔鬼。

雷蒙德并不认为情绪会带来多少损失。他坚持认为政府官员们是为了丰厚奖金才为全球变暖收集证据的,“而这些证据是多么地荒唐。”

雷蒙德坚信,替代性能源都不可能形成竞争力,石油和天然气仍是最主要的能源,至少在本世纪中叶以前。有人认为雷蒙德的增产计划是一场堵博,他的赌注是:石油需求和油价都会长期增长。

雷蒙德从不讳言自己对石油的热爱和帝王式的工作风格。“那完全是浪费金钱”——这种其它公司CEO尽量避免的说话方式,正是雷蒙德所偏爱的。

帝王式的作风难免和现代化的公司治理模式相冲突。长期以来,雷蒙德一直是公司唯一的公众形象,“他一直大权在握,他管理公司的方式甚至近乎严”,长期跟踪埃克森公司的分析师法德尔·吉特说。事实上,正是通过严格的财政和权力集中,雷蒙德实现了比竞争对手更多的资本回报率。

从1995年开始,俄罗斯政府就开始同埃克森等几家大型石油公司讨论开发远东萨哈林岛附近的油矿。与壳牌的顺利进展形成反差,埃克森与政府间的合作磕磕碰碰,磨擦不断。俄罗斯能源部副部长加利普夫曾婉转地表示:壳牌比埃克森更加积极灵活。

不仅如此,继任者还将面对埃克森生意中最薄弱的环节——炼油厂生意。埃克森在美国80%以上的生意集中在炼油化工,资本密集、成本高昂——似乎早该扔掉这个业务。但是埃克森需要这些炼油厂为加油站和高利润的化工业提供原材料,雷蒙德并没有找到一劳永逸的办法,他的继任者呢?

同样面临竞争的是埃克森的加油站业务。英国石油和美孚合并了他们在欧洲市场的零售业务,加上荷兰壳牌和雪佛龙在美国市场的零售业务,市场留给埃克森的空白并不多。

尽管雷蒙德仍然大权在握,但埃克森已经开始改变其公司形象,代之以开放的姿态。公司邀请了批评人士,人权组织的官员到公司的疗养胜地发表演讲,还发布广告宣扬自己在提高燃料效率方面所做的努力:“我们并未改变自己的观点,但我们正努力与他们沟通”。

虽然董事会已经无限制地延长了雷蒙德的退休时间,但雷克斯·蒂尔纳森(Rex Tillerson)已经被宣布成为新的总裁兼董事。蒂尔纳森明白,雷蒙德退休后,他接手的绝不是埃克森公司的CEO职位——这是一家全球利润最高的公司,超过微软2倍——身担其职者当为帅才。

你可能也会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